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中残烛

觅渡觅渡,渡何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血欲(329)【原创】  

2018-06-21 21:14:00|  分类: 血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自己回到了竹舍。

抑或……

自己从未离开,刚刚的情形,不过是面壁所产生的幻觉。

“孺子可教!”

绿娘走了进来。

蓝地白花裤褂,村妇的打扮。

“你的血液已然归入正途。外来的那部分已被压伏了。”

杨悔闻言,不禁运功一试,果是畅通无阻。

然则,刚刚……

“刚才的情形,是面壁应有之相。只因你体内的外来血液,其功力高于你太多,那人又……”

绿娘欲言又止。

显然是有所顾虑。

杨悔把吸过血的人,在心里过了一遍。

功力远胜自己的,只有一个舒齐。

那天,他色迷迷地盯住了自己,突下杀手。

若非血影将他的暗器打掉,那死的就是自己了。

回想起来,舒齐的神情绝非作伪。

自己吸了他那时的血,一旦面壁运功,难免会受影响。

“呃,”杨悔突然想起,“敢问前辈,我面壁了多久?”

绿娘伸出食指。

“一柱香?”

绿娘摇了摇食指。

“一天?”

绿娘依旧摇了摇食指。

“一个月?!”杨悔已然觉得不可思议了。

绿娘微微颔首。

杨悔吸了口气,是不自觉地。

庆幸,庆幸其间没有变故发生。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